www.0252.org

三星专利台湾韩国知识产权收入是台湾的7.6倍

海信液晶电视彩电海信募资15亿发力LED 主打大尺寸液晶模组三星销售额英特尔iSuppli:08年全球20大半导体厂商排名三星手机诺基亚山寨手机Gfive有望跻身全球销量前十2011年LED灯具照明产业是否值得投资基础设施驱动器性能LSI 面向中端客户推出低成本高性能存储系统Engenio 4900处理器嵌入式灵活性Altera针对嵌入式系统配置功能启动嵌入式计划汉王科技三星电纸书升温 汉王加速布局唯恐好梦难久住友激光器激光日本公司开发出世界首个可产生“纯”绿色半导体激光器量产微机加速度计联电MEMS感测芯片 迈入量产

台厂只要踩到专利地雷,动辄就是上亿元的天价赔款,即使学到教训,各自在专利上努力,但集合众厂商之力还抵不过一个三星!

台湾的知识产权实力跟世界的差距有多大?在专利战主战场美国,“台湾厂商在美国的专利数加起来,还抵不过一个三星”一位国内知识产权权专家,一语道出台湾的弱势。

美国每年有近3000件的专利诉讼官司,并且每年以新增5.6%的速度成长,其中台湾厂商涉及的官司就占了近200件。

美国另一个维护专利权的重要擂台,也正是现在苹果(Apple)和宏达电打得难分难解的战场——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因为关税法第337条,ITC有权要求暂停或停止销售、甚至禁止进口侵害美国知识产权的商品,因此成了专利大战中,制止对手进入美国最重要的组织。据工业研究院统计,近3年,台湾厂商涉及ITC调查案的比率更高达三至四成。

专利战已经打得如火如荼,要上战场厮杀,台湾却少了最重要的“专利”子弹。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人协会(IntellectualPropertyOwnersAssociation,IPO)统计,2010年在美国申请专利数量前300大的企业当中,台湾共有鸿海、工研院、台积电等12家机构上榜,但即使把入榜台湾厂商申请的专利数全部加起来,还抵不上排名第二、拥有45018件专利的韩国大厂三星电子(Samsung)。

如果说专利数量并不能代表一切,专利要有用、可以赚钱才更重要。那么翻开美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帐本,过去10年,台湾靠着专利和商标赚进的外汇都在2亿至4亿美元徘徊,而人口和国内生产毛额(GDP)是台湾两倍的韩国,2010年却可以创造超过31亿美元的知识产权收入,足足是台湾的7.6倍,更别提专利顺差大国美国和日本,这两大巨人的知识产权收入分别是台湾的371倍(以2009年数字计算)和64倍。

三星加码布局专利研发人员,比台积电员工多

韩国虽然和台湾一样,仍是专利逆差国,但自从2003年起,韩国靠专利赚钱的能力大幅提升,拉开与台湾的差距,原因就在于“从2001年起,韩国除了研发专利注重品质,也开始花大钱买关键专利”,资讯工业策进会前顾问工程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首席顾问袁建中观察指出。

大幅加码研发预算,并将火力集中在取得专利,三星是最明显的例子。很早就对专利布局展现强烈企图心的三星,单单是在2001年,投入研发经费就超过了18亿美元,换来在美国的1450专利。

三星投入的研发经费占总营收比重不断攀升,终于让三星在2007年,挤下了日本的日立(Hitachi),首度登上全美专利排行榜第二名,之后连续三年,三星依旧蝉联美国专利排行榜亚军,排名仅次于已经连续18年雄踞在美国专利榜榜首的IBM。

同时,三星不断招募人才,去年散布在全球的研发人员,估计已超过5万人,几乎是台积电全球员工数的1.5倍。每年的年报,三星几乎都会注明,在美国取得多少项专利,以及在美国的专利排名。反观,如果在台湾公司的年报裡搜寻“专利”两个字,大多会是在风险管理部分,找到与某某公司的“专利”诉讼案进度。

归根究底,主要的原因是多数台湾企业家对专利投注的心力还是不够!

工研院技转中心主任王本耀指出,台湾厂商大多是代工起家,擅长的是逆向工程,先有了产品,才去想怎么做,而且业者的研发人力和资源,大多是投入在眼前产品的改良和开发,不重视专利库的建立,“等到产品做出来,只要被告,原本赚钱的,也变赔钱了!”

另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台湾厂商规模不够大、口袋不够深。一位台湾手机大厂高阶主管就无奈的说,“就算我们捧着钱去找摩托罗拉(Motorola)买专利,谁理你!”

为了解决台厂单打独斗的困境,经济部推动专利银行(IPBank),最快2011年8月底成立,包括知识产权管理公司和专利基金两大部分。前者,是为国内厂商提供智权布局所需要的资讯分析、专利评估、法律谘询,必要时还可以发动诉讼,一开始将会由工研院创新公司协助成立;而初期规模为新台币5亿元的专利基金,在寻找收购对业者有利的专利的时候,知识产权管理公司也会提供谘询。

不过,像这样集合众人之力的专利银行,日本与韩国早就在做了,而且不论是速度或力度,都遥遥领先台湾!

2009年,日本就成立了株式会社产业革新机构(INCJ),包括夏普(Sharp)、松下(Panasonic)、日立、东京电力等19家横跨科技、油电、金融业者共投资100亿日圆,再由日本政府注资820亿日圆,并提供8000亿日圆的信用担保,使得INCJ的投资能量接近9000亿日圆。目前INCJ在能源、生技和资讯产业的布局都相当活跃。

韩国为了协助三星和乐金(LG)等韩国企业因应专利侵权诉讼,也在2010年正式成立知识产权管理公司IntellectualDiscovery(南韩发明基金),集结了政府与民间企业的力量,募资700亿韩元;并在2011年8月,启动了半导体和LCD等重要产业超过10个的专利联盟(IPPool),每个联盟成员将共同购买及管理相关专利。IntellectualDiscovery的规模,预计要在2015年进一步扩大至5000亿韩元。

台企银弹不够政府动作太慢,资金后援也不够力

台湾新台币5亿元的专利基金规模,比起韩国的130亿元,以及日本3300亿元,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就连台湾政府的动作也慢了好几拍。早在2008年第八次全国科技会议,台湾就有专利银行的构想,但是经过与业界和学界漫长的沟通,直到2011年政府才开始付诸行动,台湾在专利大战上,已经落后一大步。

台湾从过去半导体业和PC产业,乖乖向德州仪器还有IBM等大厂缴权利金,到近10年来面对国际大厂进逼,经历了多次专利战败后的巨额赔款,尤其是当台湾科技业获利丰厚时,往往是国际大厂拿着“专利权”上门收割的时刻。

联发科吃足苦头因为两张纸,被拿走50亿元

最经典的例子,是多次登上台股股王的联发科,在2003~2004年间,连续遭到两家美国科技公司亿世(ESS)、卓然(Zoran)控告侵权。最后,联发科被迫和解,分别付出90000万美元、8500万美元的权利金,合计分别占了联发科当年度税后淨利的16%与12%,联发科工程师辛苦的工作,最后只因两纸专利权证号,就让联发科小鄙东多吐出1750万美元。

股王联发科最后与对手达成和解,付出权利金了事,对手还算平和,最凶险的可能面临产品销售禁令,无法出货,逼得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

台湾企业跑法院的次数一多,学费缴得够多,对于专利诉讼的法律攻防策略也越来越熟练,但台湾业者手中握有专利武器不够多,才是专利强权把我们当成俎上肉的真正原因。

要打破这项困境,曾和专利巨人IBM打成平手的华硕,技术长吴钦智认为,“研发专利没有捷径,不一定要求高明,而是要求实用的专利。”

打专利战不能抱佛脚参与标准制定,韩厂律师随行申请

除了基本功要练,王本耀建议,专利布局不能临时抱佛脚,不能等到要用了才来买,平常就可以随时注意研究机构或大学是否有好的专利可以收购。而在制定标准时,积极卡位也是一招。

“韩国厂商在参加标准制定的会议时,会带着专利律师一起去!事先模拟所有可能的情况,一旦决定使用哪一种标准,就透过网路立即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递交临时专利申请。”亲眼目睹韩厂在标准设定会议上的积极举动,让袁建中印象深刻。因为美国的临时专利申请制度,不须花时间填写专利范围,申请人还有一年期限可以准备更完整的专利说明书。

不论是自行投入研发,或是培养专利律师与工程师团队收购合适的专利,甚至主动参与标准制定,业者更需要体认的是,大环境已经改变,专利不仅是商战的手段,更有越来越多的知识产权公司,不生产产品,专门靠专利收取权利金营生,企业随时要准备对付专利流氓或专利蟑螂的骚扰,“以前还可以单打独斗,现在一定要组织联盟,专利银行虽然晚了也还是要做!要赶快把力量集合起来!”政治大学智慧财产研究所名誉教授、现任磐安智慧财产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刘江彬呼吁。

在专家的眼中,目前台湾企业的专利能量,连要保护自己都还有难度。面对全面开打专利商战中,政府和民间企业都要认清现况,只有群斗,胜算才大。

GL541E 故障告急!!!调光单片机电子镇流器基于AVR单片机的电子镇流器设计电视遥控器电视机港应科院采用Virtus感测技术开发互动摇控器芯片产能日光晶电证实全球LED芯片出现部份缺货现象光学项目公司康得新增发预案破茧 20亿投资光学膜产业半导体产业我国我国半导体照明产业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光源传统产业LED:元器件创新开启的产业时代三星告示数字深度剖析:台湾面板市场的布局现状大幅面打印机出货量大幅面打印机稳健增长 呈现区域特色

0.30705523490906 s